欧博官网

| |

玉湖神韵

hunanshengshuiliting  shijian: 2019-12-18

 

傍山而筑,依水而居。一直以来,是人们期望栖居的最佳处所。

我想: 丰润秀美的大源渡不仅仅满足了山水田园的要求,更为重要的是,它采用了苏州园林的设计理念,将湖的概念给引了进来。悠闲徜徉于猫儿山怀抱的玉湖便是。

玉湖并非湖,其实是一山塘。但它的精致唯美,恰如天使滑落的一滴眼泪,晶莹剔透,让人不得不万般珍惜。

沿着弯弯曲曲的湖堤行走,就如踏着轻快的五线谱。扑面吹来的清新山风里夹杂的湿润顿时将人的双肺也湿润。岸边两棵苍遒的柳树,浓密而茂盛,一年四季垂下千万条绿油油的柳丝。风儿一过,就像万千身姿曼妙的少女随风轻舞。一曲舞罢,几多神迷,几多柔情。

伴着柔情,好客的玉湖会给你送上可口的果子。有李也有桃。在春天的季节里,红颤颤的桃儿、李儿在枝头热情地招呼着。只要你一伸手,他们就会跳到你掌心。更有殷勤一点的,它们会挨着你的额头、或耳根、或肩膀,倒让你害羞地低头弯腰而过。十一棵李树,三棵桃树,饮着玉湖多情的乳汁,也将多情奉献给欣赏她们的人们。年年岁岁,岁岁年年,在阳春三月万物复苏的时候就花枝招展、风姿绰约地呼唤着你的到来。

不经意间,脚步停留在一颗玩石旁。它以一种恬然成趣的神态,一种淡然自怡的脱俗,静卧成一种意境,一种精神。棱角突显处,如金戈铁马,嘶嘶嗷鸣;如剑戟沉沙,铮铮作响。曲润圆滑处,如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;如鹅白肌肤,赛雪欺霜。它以机敏睿智的空灵和悟性,目睹着盘古开天前的混沌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及物竟天择的弱肉强食。历经风霜雨雪的侵蚀与洗礼,久睹世间万物的坎坷与沧桑,它的神情变得如持重的圣哲,默然静卧。我想: 如果不是彻悟天道,绝不会如此恬淡自怡;如果不是看穿名利,绝不会如此凝神独处。它已是忘却了自身的价值,才让人倍觉珍爱。

玉湖有时也是爱热闹的。随着鱼儿的跳跃,粼粼的波光如闪闪星辰烁动着,幻出无穷的妖娆和瑰丽。不甘寂寞的蜻蜓也不再留恋于晃动的枝儿。以一种绝妙的身段,一种巧捷的姿势滑旋而下。掠至水面,清凉如玉的温馨如质感极好的宝石触及脚尖。顺势啜上一小口,如饮甘醇。已沉醉于波光潋滟的碧水中。猝然凝眸清澈见底的玉湖深处,鱼虾正嬉戏逗乐。她开始诗意般的舞蹈,施展着动人的舞姿,激起水花点点,鳞波阵阵。望着自己的杰作,她恣意地振动双翼左贴、右点;她忘情地浅浅逡回、盘旋、下冲、上腾。无人知道她从何而来,也无人知道她到哪去。但此刻,她正流连忘返于清波碧水的玉湖里。

玉湖的清晨,是静谧的,朦胧的。东方泛晓,天刚蒙蒙亮,晨雾将整个玉湖轻锁。山峦也被淡淡笔墨勾画着,如一幅美丽淡雅的印象派画卷。已记不清多少次亲眼目睹这一怡人美景而铭于心际,幻作心香一瓣。

玉湖的黄昏同样是令人倾心的。你看那涂抹的华章,是夕阳正红。夕阳以不容置疑的宽大臂膀将娇小的玉湖拥揽入怀,没有丝毫做作与别扭,天然浑成。他用陕北汉子般的粗犷豪爽与洒脱雄壮,狂热地将蜿蜒迤逦欲醉还羞的玉湖的脸吻成了一个大大的红苹果。玉湖的娇羞在亲吻的余热中慢慢升温,化作股股暖流涌起周身。微风乍拂,浪花细腻地也把湖岸吻遍。缓缓地,夕阳以执手相看的留恋,以无语凝噎的缠绵将粉妆的玉湖深眸一瞬,款款而去。

鸟鸣山更幽”,在寂静复寂静的深处,时而传来的数声黄鹂声,有如空穴天籁之音,更似旷古奇缘的深情呼唤。然丁点不见鸟儿踪影。玉湖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与浮华,不曾蒙受世间的肮脏与尘垢。她如处子般悠闲独思,待字闺中。聆听着山林的浅吟低唱,享受着自然的阳光雨露。她构造着自己的理念之光,让绿的更青,让紫的更红。你看,那缓流成趣的是清泉,凝聚成形的是湖岸,积蕴成神的是恬娴与安祥。

有道是: 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而如今,我既乐山,又乐水,更乐湖。那你说,我是不是仁智皆备,而且更有神仙的味道。来玉湖吧,保你过足神仙的瘾!

 

作者: 湖南省水运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 贺柏武

欧博官网